孙玉芳确实找过政府要账

2021-02-08 22:38

记者随后致电程家集镇政府,一位宋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他上任也才一年,对于孙玉芳的情况并不是太熟悉。随后,记者说了几个在孙玉芳欠条上签过字的负责人姓名,宋姓负责人听了后说,这些签字的领导有的调往他处,有的退休了。宋姓负责人表示,他会调查此事。(新安晚报 焦雪、向凯、项春雷)

1月2日,记者联系到了曾在孙玉芳发票上批示过的一位领导。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曾在程家集镇政府任职,他自称离开该镇已经好多年了。在其任职期间,孙玉芳确实找过政府要账。该领导透露,前任政府接待经常“寅吃卯粮”,给后届政府的工作带来压力。

记者数了一下,从1992年到2001年底,印有镇政府公章的欠条共有29张,金额达到5万余元,其间换过四五名签字的领导。

“从1992年开始,我一直都想讨回这些钱,这期间都换了四五个领导了。当时的领导总说没钱,后来的领导说是前任欠的钱,他们不认账。”孙玉芳说,由于讨不回欠款,她的饭店在2005年垮掉了。

欠条上有政府相关部门公章和领导批示。

孙玉芳如何才能讨回欠款?该领导说,“只要是镇政府欠的钱,镇财政有所登记的,就只能找现任政府慢慢要了,政府不承认是不行的。”

“2009年,我丈夫糖尿病并发心脏病去世了,当时我也把我丈夫生病急需用钱的情况和镇政府的人说了,但是他们还是说没钱,给不了。”

“2008年,我去要钱的时候,镇长让我把所有欠条打5折,政府就兑现,我也同意了,但最后政府还是没有给我钱。”据孙玉芳回忆,从1992年到2001年,她一共从镇政府兑现了4笔钱,分别是6000元、7000元、5000元、8000元。“7000元这次就是打折扣的,我本来是要2万的,因为家里要盖房子,后来他们只给我7000。”孙玉芳说,“这些钱都用来把政府的一部分欠条抵消掉了。”

“1999年到2000年,4名领导批示政府部门要支付这笔钱,可钱到现在仍然没有影子。”蔡先生说。

“吃喝白条”有厚厚一摞

发票上还有4个人的批示,批示称这张发票情况属实。其中一名张姓负责人批示:“从计生办支付”。

欠条打五折也没能兑现

钱没讨回饭店就垮掉了

签字领导有的已经调走

1990年,孙玉芳一家在利辛县程家集镇政府对面开了一家饭店,该店随后成了政府部门就餐场所,而吃喝大多打欠条。“(上世纪)90年代末,俺手中的白条就有8万多元。”孙玉芳说,她一直在讨要欠款,可绝大部分“政府白条”仍没兑现。“我前任丈夫得癌症了,政府也没有把欠的钱结给我。”

“从我开饭店到2001年镇政府搬走,我接待了11年。这期间政府接待基本上是给我打欠条赊账,赊账主要是吃饭加上烟酒。镇政府搬走后,他们就不来我店里吃饭了,可赊账的钱他们那边也有统计的。”

蔡先生抽出一张1999年的发票,发票上写着2716元的饭菜烟酒费用。

1月2日,记者见到了孙玉芳的爱人蔡先生,他掏出一个包裹,层层打开。当打开最里面一层塑料纸,一摞厚厚的单据显露出来,有的单据都发黄了。

“我在任期间也有帮前任政府还过账。”该领导透露,对于政府欠条,每年县财政会拨一部分钱给乡镇,之后乡镇才能依照这部分钱逐一给欠款饭店结清账。

记者发现,有一张1998年4月份的“饭菜烟酒”发票上显示,政府部门共花费了6千多元的费用。发票背后还写着,1998年4月10日,相关政府部门人员到“张老庄扒房子”,随后到该饭店吃喝。

“从1990年到镇政府门口开饭店,政府工作人员就经常来吃饭。”蔡先生说,“他们一般不给现金,都是打欠条。她(孙玉芳)定时拿着欠条去政府报账,但大部分欠款一直没结清。”

目前,孙玉芳最盼望的,就是政府能兑现拖了20年的欠条。“哪怕是打折也好啊。”孙玉芳说。

链接